文润德泽

读汪曾祺的《人间草木》。先生赋予花草以灵性、人性以温情。他的散文,闲适中蕴藏着文化,清甜中自有厚重。他赏个花赏到气息、氛围、情怀,我得以读个书,想到了文润德泽。这人间就是各种人物,再大再小不外众生平等,会风雨如晦,也一样草木人心。他在文里说着琴棋书画,花鸟虫鱼,虽是小品小令,奇奇巧巧精精致致,从中就是感受到那一代文人的娟秀和隽永。

自是想起自身,随意里乱写,碰撞过某些出处的痛处,有人欢喜哄着好话着,也就有人不喜从而诟病从而指责全面书报的封杀事件。后来有长者苦口婆心真个儿谆谆教诲:“一个女子,风花雪月就好,别太棱角分明,伤了他人,伤了自己。”面对好心好意,看着那一个名利场,他们在钻营里耍着的各种手段与心机,导致的风气大不良,他们都看到了,就是不说。我说了的后果,就得是以一份该去谈情说爱玩小风月的意思,将一个未嫁之身堵在人间草木里。回头一想,长者不至于说到色相之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尔后归于写小说的情色系列,算是真诚地确实是为了我好,从而对他也是意外感恩的。

只是这人间草木,可不是汪曾祺的《人间草木》!我以为是人间草屋,如果真能那样也挺好!有间草屋在人间,记得读书最年少时接触的是《三味书屋》,我草屋如是,当是欢喜。现实是就算有这样的草屋,我依然会在辜负,辜负着春日的桃花,秋日的薄风,想要的一定是同学升了职年薪到了多少个万。我们在忙碌里,口头上说是要停下来谈什么余生享受,却又害怕活下去的资本不够,连个真情都会被某些东西给辜负,更不敢去想在没钱没情没趣没生没活的情况下,遑论情怀与品德。所以,请安心下来读书,读好书。

读书读得多了,就是老话里说的,勤读诗书百万首,不会歌来也能吟。那些老人们说过的,总是他们走过的桥比我们的路还要多的见闻。猛然有那么一刻清醒,原来自己误入书中景,沉于回忆了。沉于回忆里的人大约也就是人老了的原因,那些过去的事,最好不要相见,见了,连回忆的本身就没有了。

读汪曾祺的《人间草木》。草,有形,无须描绘,是以能画。最是想起兰草,藏于山涧,湿也不湿,干也不干,一片,一簇。草,无形,心底蓝本,最是安详。举头看苍蓝,低头见碧绿。自然而然,也会吟诵一句:“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君子的德风,为冬天启幕的一场夜雪,面临了这样一缕风。孔子就先见之明地,只要君子名誉能毁损,小人必然是挑拨离间、花言巧语、添油加醋,而且锲而不舍、死缠烂打、无休无止、上下其手;甚而,诋毁、诽谤、造谣,无所不用其极。孔夫子不愧是千古仁爱之师,传递着一种理念,用优良的文化教书育人;成就一份理想,在教育改革实践的创新发展中,用笃定的坚持:提倡君子之德,相辅相成、厚德载物;要君子之风,风高亮节。这就是文润德泽。

君子之德如风,民众之德如草,风吹向草,草随风倾伏。这风这草这一相铺相成,构成了一通人间世相。在文字里还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君子和小人又何尝不是呢?有小人就有君子。同一群,甚至同一个人,也会有自己看自己不顺眼的时候,不然那么多悔之晚矣哪里来的呢?君子和小人就是这么较量着,面对重重诱惑,潜伏。

“君子之德风”隐含着更高层的意思,就是君子之德必然蔚然成风。是以物以类聚,大家一派谦谦,自会蔚然成风。这时候想起来,是应该要群聚了,许久没有了三五好友邀约,个个为了活下去活得更滋润忙于三点一线的小世界里,早忘了诗和远方、天下之大。想那时大家隔得远,往来鸿雁。惦念、嗔怪、煮雪、喝茶、等友,都在片语只言那里。有时候寄出一封明明是恨怨的硬笺,对方肯定还未曾收到,自己心里早已经开解,果然冲动之下是魔鬼,而生气的魔鬼智商实在有些不耻,急急地想要告知友人的,明明是心里多么想念,不过是未曾见,徒然忧愁。怕说出的话儿收不回,更甚是直接快马加鞭,赶着去聚了,告诉对方,那应该只是消遣的一约花笺。见了面,果然泯恩仇。

德风凉暖自见自现,没有人不想春赏花月,秋沐晴阳。当辛勤的按劳付酬,因酬付劳,换来枝头的果实,看这一份临风招展,其实就是功德圆满。为什么一定要故意地去作,寻乐土、寻归隐、寻桃源?顺应自己的心情与身体,简单地翩然起舞,就算舞如风中枯叶,也可以畅快自己 ,更何况还有下一季芬芳?

读书读到情深处,风渐渐变得萧索,一如时间挽着半山秋黄,去奔赴一场人生终要走向的约定。是情绪上去了,伸手就想问花,空气中花兀自摇曳,原来什么采撷也没有,外面一丝暖阳,装模作样慰藉着生命的水远山长。

掩了卷,倏然而来的风,是人间草木的风,吹来旧日气息。还是要隔江看花,隔窗听雨,隔着人世中一层一层占有的标签,试图不去想先生的气息与氛围。只当自己也是先生,在当下静听花语,有光阴的声音告诉你时光已经浅浅流过,能听见生灵万物追逐岁月的脚步。如果静不下来,光阴依然流逝啊,不会等人,最少也不会等我。

或许,人间草木,每一场道别都要经历一场纠结,总是要告别曾经的那一段时日,或者是自己的文风。文润德泽,想说的不过是光阴的一端是告别,另一端是迎接。在年少的日子爱过的书,都像费尽小心思珍藏在箱底的那一本,偶尔拿出来细细擦拭,旧质的纹理与幽香从线本里透出来,怕是没有保存得当,风一吹要碎。光阴终归不在了。我们的过往,亦是露水荣华,指尖流沙,想回到那么勇猛敢于直言敢于刺向苍穹的豪气是再也不可能了。但心底里仍愿意,以怀念一朵花的姿态,去怀念自己的那些过往。这时候想到告别是要告别的,迎接也要如先生那般,在如水的情怀中,做心头最稚嫩的青果,纵有酸涩,却是最初的美好。

“人生若只如初见”,当叹出这句话时,心中明了,那旧日的文,旧时的情,一如那隔夜的茶,透着生涩与凉薄。我们没有一把锁,锁不住时光,锁不住回忆。我们转身远行,有所惦念,有所期待。一路走来那些患得患失的心情,忽而心有柔软。也许,不论生活或是赏花,都应该有这样的修为:不浮不躁,不惊不宠。生活,仅仅只是为了遇见清欢;赏花,仅仅是为了遇见馨芬。到底是,还能存有一把锁,锁住一片初心,让我们都记得从前的样子。

当月光不小心轻触,手上的书,倏地一落,指尖划拉出丝线若烟花般散落。是记忆,是韵脚,是层叠最初的情感,萧萧故人已隔千里。小小的读书体会,生活就是一种承受,不论愿不愿意,只听到风呼啸而去,清冷的月华照到草木之中,回味德风回旋着的最后一韵:文润德泽,洗涤着繁华过后的苍凉。

再来一篇
Xunuo.Love - 爱生活 ♥
蜀ICP备2021012178号
版权声明:网站内容均来自网络,如侵权,请联系邮件至953112348#qq.com(#换成@)删除内容
网站所有配图均来自pexels.com,对该网站表示感谢!